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& 注册

黄姐退休

2020-12-01 11:10 作者:语哲  | 11条评论 相关文章 | 我要投稿

(1)

黄姐到龄办退休了,市委办买副主任亲自安排为她举行了送别晚宴。今晚,她穿着一件青白短衫,荷绿底色暗格中长裙,显露着冰清玉洁的高雅。黄姐虽然从不刻意修饰,却在哪里都显得风情万种,卓尔不群。

黄姐名叫黄樱,高中毕业就进了市委办打字室,参加工作时才十六岁,据说漂亮得让人惊羡。那时市直机关干部私下里流行一个段子:高书记不高,周市长不周,郑主任不正,黄小姐不黄。这黄姐就是市委办打字员黄樱,号称县委机关五朵金花第一花魁。三十四年,从铅字打字机到四通打字机再到电脑录入,从打字员混到打字室负责人,临到退休还是工人身份。和她一起工作的另外三个打字员,都转了干提了职,沈凤仙现在是地区民政局副局长,乌寒梅是市商业局长;最差的一个凌秋雁,姿色也差了点儿,升到市财政局一个科长就触了顶,但比起黄樱来政治经济待遇高出许多。

五十岁的黄樱,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小个七八十来岁,除去眼角有细微皱纹,一对酒窝里还盛满了女性的魅力,能依稀看见她年轻时的美貌轮廓。黄樱不仅长得漂亮,人缘也好,她的人品人格受到市委办广泛敬慕,调离出办公室的老人和刚进来的新人来了不少,各科室都派了代表参加。欢送宴会预定三桌还坐不下,买主任不得不又加了一桌。原任黑副主任专程从最偏远的乡里赶回来,还带来了几件名酒。他现在是那个乡里的书记,黄樱对他比较敬重,深知以他的德行,现在在官场很是吃不开,所以从市委办副主任提为乡党委书记,一下去就再也别想回城,更别提提副处了。

郑副主任提拔任市人大副主任后,黑副主任调来接替他。黑主任进市委办后不久,机关的那个私下里流传的顺口溜段子改成了“高书记不高,周市长不周,黑主任不黑,黄小姐不黄。”

黑主任虽然当了书记,黄樱还是叫他黑主任,一是叫习惯了一时改口难,二是这样叫着显得亲切。黑主任回县里办事,总会到县委打字室坐坐,黄樱算是和他一直保持着这样的联系。其他人也就是碰着了见一面,极少专程探望的。郑主任两年前患了前列腺癌死了,不死的话,或许也要来告个别的。( 文章阅读网:www.sanwen.net )

和黄樱一起进市委办打字室的三姐妹也都来了。最先离开打字室,转干提拔为办公室副科级秘书,最后一直升到地区民政局副局长的沈凤仙,坐着小车从行署赶来参加宴会。她在黄姐面前一直是谦卑的样子。娇小的乌寒梅也是坐着小车来的。凌秋雁则是老公的专车送过来的,饭后再来接她。

现任市委办常务副主任买主任主持了欢送宴会。他好像突然看见沈凤仙似的,吃惊地说:“哎哟!沈局长亲自来了。今天乱忙,也没想到你能亲自来,有失远迎。你熊我好了!”

沈凤仙笑笑,说:“买主任,你把我当外人了。”

买主任将沈凤仙引到主桌上席,然举起酒杯,高声说:“今天,我们市委办资深大美女黄樱同志光荣退休了。老人新人都来了,这足以证明黄樱是个好同志,人缘特别好。黄樱同志参加工作就在市委办打字室,我算算她可算是六朝元老,现在是中共优秀党员、打字室负责人。在一个平凡岗位一干就是三十四年,这本身就不平凡了。何况黄樱同志在市委办工作期间,八次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,二十九次评委办公室年度先进工作者,两次市级先进工作者。我们这个时代特别需要黄樱这样的人!在座的对黄樱都熟悉,她的成绩,她的为人,尤其是她的品格,用不着我多说。我就套用伟人的语录为黄姐总结几句,黄樱同志是一个平凡的人,一个品德高尚的人,一个纯洁的人,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!”大家吼着热烈鼓掌。

买主任继续说:“今天,我们喝的是老主任黑主任友情赞助的好酒,吸的是我们办公室走出来的巾帼豪杰——市商业局乌寒梅局长友情赞助的好烟,还有在座的各位带来的浓浓深情,我提议,为黄姐的健康幸福,干杯!”他示意大家都在斟上酒。“第二杯,欢迎黄姐常回来看看!干杯!”

买主任这才把话筒递给黄樱,让她说两句。黄樱迟疑了半天,大家都笑着拍手等待她讲几句。看着拖不下去,黄樱轻轻咳了一下,说:“我一直觉得,我就是键盘上的一个字母,茫茫沙漠中的一粒沙子,一眼望不到边的草原上的一棵小草,浩瀚海洋里的一滴水,芸芸众生里的一个小小百姓;今天,我退休了,要走人了,这么多人来送我,我得重新评估我的人生……”

大家想不到黄樱讲得这么好,不约而同地用力拍巴掌,餐厅里又有回音,很有掌声雷动的阵势。

(2)

黄樱人生中也不是没有遇到“贵人”,而且遇到的也不只一个两个,但都因为她缺乏奉献精神错失改变工作环境和人生轨迹的良机。

第一次,她刚参加工作不久,市委办主持常务的郑副主任就有意培养她,约她谈了好几次话,后来竟动手了。市委办主任是市委常委,办公室日常事务实际上是常务副主任主事。黄姐有点怕,回家哭着给她妈说了。黄姐的妈就约谈了郑主任,对他说:“孩子还小,领导多关照。我看你也是有家室的人,不是有心娶她的,忍忍吧。孩子将来还要嫁人,等孩子成人了,结婚了,我们也不是哪里不开通的人。你有情,她有意,我们当大人的也不会干涉。强摘的瓜不甜,闹出事来都不好!”

黄妈这样软硬兼施的话谁都能听得懂,郑副主任此后就缩手了。再说他也不缺这个。郑副主任倒也没有因此过于刁难黄樱,只是放任她自然生长罢了。对此,沈凤仙、凌秋雁和乌寒梅那三个姐妹看在眼里,原来整天对黄樱瞪着的嫉妒的牛眼睛,现在也变得眉开眼笑了,“黄姐、黄姐”地叫起来,一个比一个嘴甜。少了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嘛。

市委办主任由一名常委兼任,所以,郑副主任级别虽是副的却是正科。后来,郑主任升任县人大副主任,县人大主任由时任县委一把手高书记兼任,郑主任干到退休还是转不了正。他自己经常调侃说,他这辈子就是副职的命。有人背后则说,叫他这样的人当上副职,就是老天瞎了眼。这都是后话。

不久,沈凤仙主动向郑副主任贴了上去。她是这样一个人,认不得的人提拔正处她也不恼,身边人尤其是同性别姐妹,哪个评个先进她就恨之入骨。但凡是领导,她见了都表现得温顺得很。在郑主任亲切关怀下,沈凤仙很快转干并提拔为办公室副科级秘书,就是现在的副主任科员。凌秋雁和乌寒梅也是争着为郑主任办公室送校对稿,甚至搞卫生、沏茶……所以也就紧随沈凤仙之后离开打字室。

有多少投入就有多少利润,这话不仅仅适用于商场。

凌秋雁和乌寒梅这二位可能没有沈凤仙奉献的那么多,因而她们也就没有沈凤仙混得那么发达。

后来县委常委分管办公室的边副书记关心上了黄樱,让通讯员把她叫到办公室,很亲切地问她:“小黄啊,为什么不积极要求进步?”

黄樱说:“边书记,我一直在要求进步啊。”

边副书记就反问她:“那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入党呢?你不入党,组织上想重用你也不好办啊。少奇同志说过‘入党做官论’,过去都说是错的,现在刘少奇不是平反了吗?你入党不能想着当官,这样你就动机不纯;但是你不入党,你就当不了官。首先当不了书记,也难当行政职务。因为我党是执政党嘛。这就是政治,懂不懂啊?”

黄樱就说:“我觉得入党好难。”

“我了解的,你的工作表现不比小沈、小凌她们差嘛!”边副书记笑着说:“是不是组织关心不够?想入党,想进步,个人要积极向组织靠拢。以后有啥想法,多来向我汇报思想。啊?我看你这个同志蛮有潜力的嘛。”

黄樱这时候已经结了婚,对男女之间的事成熟了一些,边书记的眼神她看得懂。可是她再三思考,不愿为加入而组织献身,所以她以后也没有积极主动地去向边副书记汇报思想。

(3)

郑副主任缩手了,边书记当然也不钓不吃钩的鱼,但是黄樱的工作生活环境也不是就纯洁了。诱惑、勾引甚至赤裸裸地封官许愿、奉送贵重的珠宝首饰、外国香水化妆品,黄姐就像情色风暴中的一棵小树,树欲静而风不止啊!这真应了那句话,流氓不可怕,就怕流氓权力大。行署好多领导来市里检查工作,宴会上大都要点名请她作陪:“请你们市里五朵金花第一枝接见接见我们呗!”市委办主任为了县里利益,也只好对黄樱威逼利诱,无所不用其极,有时候甚至是市委高书记亲自找黄樱谈话,反正要把黄樱推上桌。黄姐为了增强抵抗力,只好注意习练酒量,还不敢穿短袖褂,更不敢穿裙子。在这个男人横行的官场里,酒席上犹如虎豹豺狼之地,女同志坚守道德底线是何等的不易!黄姐能始终做到了“出污泥而不染”,真乃神人也。当然,被揩油的事是经常发生的。这样的事你认真起来,他说喝高了,能把他怎么样?反弄得你自己灰鼻子土脸。

而沈凤仙们就随便多了,除了第一次不一样以外,第二次和第一百次都一个样,又不是米缸面坛搲一点少一点。沈凤仙想提正科的时候,郑副主任对她说:“正科光我一个是办不成了。提拔副科级干部书记给常委们分了一点点权利,我可以找主任为你争取。正科都捏在书记手里,书记不点头谁也不行。我强力把你推荐给高书记,接下来就看你的本事了。我觉得你一定能把高书记拿下!”他不怀好意地笑着。

“你个死鬼!”沈凤仙假嗔道。

沈凤仙心里明白,但对单独找高书记还多少有点发怵,说:“咱俩的事,怕是高书记知道哦……”

郑副主任笑着说:“没事,领导都一样,哪个对下级包括女下级不好?这很正常。他又没有捉住咱俩有啥事。”

于是,接下来高书记来客的陪客应酬,郑主任都带着沈凤仙,一来二去就和高书记熟络了,先是酒桌上互相碰酒代酒,逐渐发展到了把酒言欢的地步。从此,高书记也把郑主任视为嫡系。消息灵通人士认为,郑副主任这样的干部还能提为县人大常委副主任,与他大公无私地献出沈凤仙也不无关系。

这期间,沈凤仙请假去了一趟深圳,花五千块作了处女膜修补手术。钱当然是郑副主任友情赞助的。那时候还只有深圳做这个手术,不像现在,是医院都可以做了,而且只要五六百块钱。

有一天晚宴结束送走市里领导后,高书记看着沈凤仙说他要回办公室看文件就单独走了。沈凤仙心领神会,郑副主任送她回家时,她走进楼梯间并没有上楼,看着郑副主任的车走远,就出来叫了一辆的士拐回市委办。沈凤仙在自己办公室打扮一番,半个小时后就上楼去见高书记。

高书记办公室的门虚掩着,沈凤仙轻手轻脚侧身而进,高书记慈祥地看着她,示意她关上门。沈凤仙殷情地给高书记倒一杯茶,双手端到高书记跟前,把茶杯放桌上,就势站在高书记身边了。高书记也没理会她。沈凤仙就说:“高书记,你整天为全县人民操劳,多累呀!我给你揉揉肩、锤锤背吧?”说着,没等高书记同意,就给高书记揉捏起来。高书记也没有咋反对,却说:“你还会这一手啊。”

高书记看完一份文件,抬头向后看看她,她那丰满的胸脯就快挨着高书记的鼻子了。高书记向外推了推她,话里有话地说:“听说你和郑主任关系不错啊?”

沈凤仙就停下手,委屈地说:“高书记的不错,意思指哪方面嘛?你要说的是男女之事,你这话比打我骂我还狠。我现在还是黄花大姑娘,是经得起检验的。”说着眼泪就下来了。

高书记就笑起来,说:“小沈哟,你太敏感喽。”说着起身拉住她,沈凤仙也就半推半就跟书记进了套间里。

站在高书记床前,她还想在书记面前保持一丝矜持,和郑主任在一起的时候,她都是像被勉强一样由郑主任给她脱了衣服。可是,她看高书记只顾自己脱衣服,脱完了看她还没动静就显得不耐烦了,沈凤仙赶紧乖乖地扒下衣服。她心想,书记和主任比,官大两级,这做派大不一样啊。正想着,高书记已经把她按在了席思床上。她双手捂住脸小声说:“高书记呀,你轻一点儿啊,人家还是第一次哦……”

高书记居高临下地用怀疑的目光注视沈凤仙十来秒。沈凤仙咬着嘴唇,看高书记的眼神终于向下面扫去,就闭上了眼睛……

闹腾完了之后,沈凤仙故意让高书记看见纸巾上的血色。高书记瞄了一眼,一下子又把她搂在怀里。沈凤仙在书记怀里低眉顺眼地轻声说:“高书记精力好壮实哦!”这句话是她从港台剧里学来的,以显示她的慌乱和生涩,但男人听并且听了兴奋的意思表达得非常清楚了。因为高书记又把她摁在了床上……

楼道里传来了脚步声,沈凤仙赶紧起身穿起衣服。高书记说:“不用担惊受怕的,这里很安全。可能是值班员巡逻。没有人敢随便来我办公室的。”

沈凤仙则幽幽地对高书记说:“相信了吧?我给你说个秘密,你知道了不要讲出去。郑主任生理可能不太健全,有点变态,他看到我们这样鲜嫩的,一掐一冒水的姑娘,你不会相信,他浑身筛糠似的抖得不行,根本不中用。也就是动动嘴,动动手啥的。”高书记忍不住就笑出声来。

沈凤仙耍娇道:“人家把姑娘最宝贵的都给你了,人家的事你可得上心啊!”高书记一激动,当下就答应她下次人事调整时给她办了。

沈凤仙就嗫嚅说:“高书记,你啥时候烦躁就找我,我来伺候你。你心情好了,好为全县人民服务。”说得高书记又抱着她乱啃,舍不得放她走。

后来,沈凤仙跟高书记一起认识了地委顾副书记,她又如法炮制,以处女的身份忽悠了地位领导一回,因此很快就被调到地区妇联会。高书记跟着也当上了行署政协副主席。小道消息传说沈凤仙还给顾副书记生了一个儿子。地委顾副书记上调省城的时候,把沈凤仙安排到地区民政局当了副局长,跨进处级行列。

沈凤仙在市里成了公认的女能人,她不仅自己上去了,还把老公从破产企业调到机关,现在也是市粮食局副局长了。她到行署后,也是有能力把老公调到地直机关去的,但她不想让老公跟得太紧。

这时候餐厅里送行宴进入敬酒阶段。

……

黄樱端着酒杯每桌敬了一圈,刚刚回到自己的座位,沈凤仙端着酒杯,来到黄樱身边,说:“黄姐,不管别人怎么说我,你最了解我,你也最有体会。一个女人要在官场里混出个样儿来,注定要比男人付出得更多。”说到这里她声音哽咽了。“我发自内心地敬你一杯!下一辈子,最好托生个男的;若还托生个女的,我要做你这样的人。”

黄樱笑笑,轻声说:“喝多了。啥也不说了,只怨生活不易,做女人不易。”两个女人碰了杯豪爽地喝下杯中酒,黄樱又贴在沈凤仙耳边一句,“谢谢你能来!”

沈凤仙用纸巾擦去两个眼角的泪水,还是贴着黄樱的耳边小声说:“黄姐,我得先走一步了。”黄樱疑惑地看着她。“那死鬼在省里出事了,听说那个该死的把在地区沾染的女伴都交代了。我的命苦哇……”

黄樱听了突然意识到买主任为什么今天没像往常那样,见沈凤仙来市里那么毕恭毕敬的样子,他可能也知道顾书记出事了。

“女人啊,这就是命吧。”出了这种事,黄樱一时也不知道怎样安慰她。

(4)

九二年过渡公务员,是黄樱转干的最后一次机会。四大家机关也有黄樱这样类似情况的工勤人员转为公务员的。那一年,市人大换届,郑主任升任县人大副主任,从乡里调来了黑主任接替他。

市人大换届之后,按常规该调整市直和乡办科级干部。沈凤仙渴望提正科,虽说高书记打了保票,但考核报告还是要办公室写的。你也别说,沈凤仙进步,除了在领导面前风骚多情,她的命运也特别好,当时正赶上了培养选拔“无(党派)知(识分子)少(数民族)女”干部的机会,高书记名正言顺地要大胆提拔她。但在这节骨眼上,郑主任提拔县人大副主任调走了。他虽然官做大了,但毕竟不在一个单位;更重要的是,沈凤仙和高书记好上之后,他也不敢再给人留下和沈凤仙过于亲密的印象。所以,沈凤仙还是得自己上。

为了让黑主任能在考核时推她一把,沈凤仙只好主动贴上去,反正也不是正品了,更不像米缸面坛搲一瓢少一瓢。从第二次开始,她已经感觉不到有什么损失了,更加无所谓了。所以,这样的事,沈凤仙也不瞒黄樱。黄樱劝她别上,黑主任才来都不了解,别弄巧成拙。沈凤仙嘴一撇,说还没见过不吃腥的猫。事实证明,还真有不吃腥的猫。黑主任见她直往身上贴,厉声叫她整理好衣服,严肃对她说:“你的考核报告我会写好的。”

后来,黄姐与黑主任因了对方的品行而相互吸引,成了知己。黑主任在会上给黄樱明确了一个打字室负责人,更多的是一种精神安慰,也不涨工资,所以没有什么实际意义,无非是叫起来好听一些。其实黄樱很不在乎喊什么,她觉得叫她黄姐很亲切。

在黄樱过渡公务员问题上,她并没有专门找黑主任。是黑主任了解黄樱的情况后,完全出于公正和道义,为她奔走呼吁的。

有天晚上办公室加班赶写第二天书记在改进干部作风大会上的讲话,吃了餐,完了黄樱和黑主任一起下楼,灯光下,机关大院的喷泉池里荷叶婆娑,荷花含苞待放。

黑主任停下脚步,看着满池荷叶,说:“谁能想到,一池清水下面是污泥,生长于污泥之中的荷叶荷花却十分美丽,而莲藕更是在污泥中保持着如玉的洁白。”

黄樱却说:“人有时还不如花草的境界。”

黑主任注视着她说:“有的人有。”

为了黄樱转公务员的事,黑主任是尽了力的,他不仅向分管人事的领导和高书记汇报了,还向组织人事部门打了专题报告。可是,黑主任为了保全自己的名节,没有敢不顾一切地进一步据理力争。和那些吃了腥就不怕粘上腥,吃不上腥合不着粘上腥的领导比,黑主任是不吃腥也怕粘上腥的人,在这个时代已经算是好人了。黄樱表示理解,从心理感谢他,没一点儿责怪他的意思。

伺候,黑主任在自己权限范围内给黄樱解决了入党问题。黑主任在党支部会上说,黄樱同志思想早已入党了。

像黄樱这样漂亮的女名人,哪个男人帮她的事过于上心了,难免人们背后编排绯闻的。所以,美貌反而害了黄姐了。

(5)

要说黄樱一直没动过凡心那也不准确。上前年,她女儿中专毕业,在家呆了三年还找不到正式工作,一家人愁得不行。她犹豫好几天,最后牙一咬泼出去了,硬着头皮去找时任胡书记。那时沈凤仙已经调到地区妇联哪个部当部长,高书记提市政协副主席也才走不久。由于黄樱一直秉持与领导保持距离,虽说胡书记调来三个多月了,她还是头一回见。

终于等到胡书记办公室没人了,黄樱犹犹豫豫敲开门,她为了女儿工作准备豁出去了。进了门她不知道从哪里开口,胡书记注视她片刻,对她说:“别关门。”

“我是打字室的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“我现在遇到困难了。我女儿毕业要工作。”支吾了半天,黄樱嗫嚅着说:“我知道现在安排工作困难,为了女儿,我愿意放弃半辈子的坚守,你叫我干什么我干什么。”

新任胡县委书记比黄姐还小七八岁,头也不抬地说:“我都可以叫你黄姨了,能叫你干啥?”黄姐就哭起来,或许这让书记动了恻隐之心,最后还是把她女儿安排进仅存的国有企业里。临走,书记还饶了一句:“一直在领导身边工作,要求进步的意识不强,小黄啊,可惜了啊!”

黄樱强忍着跑到卫生间,眼泪再一次哗哗流下来;虽然在卫生间,毕竟在办公楼内,也不能放声大哭。她感到很憋屈,就想找个人说说。晚上,黄樱就约黑主任出来吃饭,两个人各喝了半斤白酒。黄樱哭着把见胡书记的情形和书记说的话给黑主任全讲了。黑主任唏嘘了一声。

“好赖孩子算安排个事做了。”半晌,黑主任安慰她说:“我认为,也可能是你想偏了,这个书记口碑不错的。他的意思,或许是说你年龄超了,不好提拔任用了;或者是说,现在公务员编制管理越来越严格了,解决你的问题的时机错过了。”

黄樱接过黑主任递来的纸巾,擦拭了眼泪,说:“我不是把男女之事看得多么封建,遇到特别动心的人,我和他私奔的疯狂都有。我只是觉得,和官员上床比和一个农民工、甚至商人上床更让人羞耻。和农民工好一回,农民工给的是自己辛苦挣的血汗钱;和官员上床,等于党和人民替他出嫖资,相当于奸淫加强盗。”

黑主任摇摇头,说:“黄樱你不要说得这么难听。”

黄樱抢白道:“我说的错了吗?你说,入党、提干、晋级,哪一样是他当官的自己的东西?”

黑主任拍了拍黄樱的肩膀,一时无话可说。

……

黄樱正想着,黑主任走过来打断了她的回忆。黑主任给两个杯子里添了酒,双手端给黄樱一杯,自己端起另一杯,两个人碰了杯,一饮而尽。两人相对无言,一切尽在酒中。

黑主任在黄樱耳边小声说:“你不会后悔吧?”

黄樱摇摇头,嘴角微微提了一下,一丝微笑瞬间消失了。

这时候,参加晚宴的新老同事陆续围上来,轮番与黄樱敬酒。黑主任大声说:“大家不能把黄姐灌醉了。黄姐虽说退休了,但大家还住在一个城市里,平时还可以把黄姐请出来小酌,机会更多了,只看大家会不会人走茶凉。”

餐厅里响起了错落的回答声:“不会!”

欢送晚宴闹到快十点才结束,黑主任的车把微醉的黄樱送回家。黑主任特意在车载碟机里放送一首《平淡是福》,却让黄樱听得心酸酸的,眼泪不听话地流下来。

(6)

黄樱屋里还是黑灯瞎火的,她老公和女儿、女婿在街上摆摊还没回来。黑主任知道他们所在企业也破产了,爷仨都下了岗,就问她:“他们不知道你今天办退休吗?”

黄樱淡淡地说:“知道。一是为生计奔忙,二是对我没安排好他们的事心存不满呢。”

黑主任听了不知道怎样劝慰她。

半晌,黑主任说了一句:“他们要求体面的生活不过分。可是,你叫他和沈凤仙、凌秋雁和乌寒梅的丈夫比一比,到底谁过得更好?你给他说清楚,沈凤仙男人那样的衣食无忧的生活他愿意接受吗?”

黄樱喃喃地说:“现在有人是笑贫不笑娼啊!”

黑主任不屑地说:“好多局外人只看到小偷吃肉,没见小偷挨打。我不相信沈凤仙老公听不到闲言碎语,他明白了一个成功的女人身后有一群流氓男人,吃香的喝辣的他还会有味道吗!”黄樱没有接话。

黑主任好像无意冒出一句:“知道吗?地委顾副书记在省农业厅厅长位置上被“双规”了。除了你知道的,还冒出一个私生子女。”

黄樱淡淡地说:“凤仙就是因为这个提前退席的。怪可怜的。”

黑主任轻轻叹了一口气,从包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礼品盒,慢慢解开丝带,轻轻打开来,黄樱看到是一尊白里透青的玉观音,在楼道的灯光下是那样晶莹剔透,冰心玉洁。黑主任轻轻地把她放在黄樱手上。

黄樱捧着玉观音,说:“太贵重了吧?”

黑主任低下眼睛,说:“只有你配得上。”说罢就走了。

黄樱倚在门框上,一直看着黑主任下楼;她又追到楼梯花窗前,看着他走向小车,坐进驾驶室,关上车门。载着黑主任的小车消失在院门外,一直到看不见……

(尾声)

黄姐到龄光荣退休了,机关里对她一生守身如玉有两种声音。有人替她感到惋惜,说黄姐落得个仙女的身姿丫鬟的命,这辈子可惜了,那么好的资源白白浪费了;和她的三个同事姐妹相比,只要她裤腰带稍微松一些,加官进爵,最少混个副处,进入上流官场阶层,过得比现在体面。也有人说,黄姐直到退休还是工人,足以证明她的洁身自好,守身如玉,是一个清清白白的人,最配得上那些“优秀”“先进”称号。而新招录进办公室的大学生,特别是女生,听了黄姐的故事竟没有一个人相信,他们只把黄姐当成了一个美丽的传说。

首发散文网:https://www.sanwenwang.com/novel/vtvxbkqf.html

黄姐退休的评论 (共 11 条)

  • 淡了红颜
  • 诗心云卿
  • 剑客
  • ╮蜜糖
  • 浪子狐
    浪子狐 推荐阅读并说 欣赏、荐读新作,冬祺!力挺!
  • 旭姗

    旭姗读老师的小说,很有意味。问候冬安,写作愉快。

    赞(0)回复
  • 的确良

    的确良真实好文!生活若是纯净水,那还来人世走一回作甚。尘世中滚打,若是一尘不染当是真仙,只是希望少惹些风尘,回忆时也能少些对自己的嫌弃。买买提乡长是好人,就是管不住鸟;阿依古书记很贴心,就是贴了太多人。哈哈,同行

    赞(0)回复
  • 语哲

    语哲感谢漫舞洛城、浪子狐倾情推荐!问好!

    赞(0)回复
  • 语哲

    语哲回复@旭姗:谢谢赏读!祝好!

    赞(0)回复
  • 语哲

    语哲回复@的确良:是的,作品只是把分散各处的生活真实捏到一块儿了。谢谢你能欣赏。冬安!

    赞(0)回复
  • 语哲

    语哲回复@:好的。

    赞(0)回复
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